鶴齋藏書的首頁 娃娃蓮日記 旅遊的一些五四三 ka009ka的扭蛋食玩館 信件往返、生活記趣... dimitree、圖文創作... 歡迎來討論喲~

 


 

  第十三篇  婚禮的放炮手

 

 

最近參加了一場迎娶新娘的活動,我是第一台車的鞭炮手。

由於不諳火性,也不大使用打火機,所以讓頑皮的鞭炮在食指和中指上,炸了2度灼傷的小泡痕。

沖脫泡蓋送我知道,但是嫁娶時辰更重要。

 

等到儀式完了,才到醫院看急診。

老天爺不忘嘲弄我一番:當炮手的禮金六百塊,假日急診費用五百九。

 

 

 

我的個性近乎自閉又彆扭,所以家族有什麼活動,不是不參加;就是躲在人群後。

 

活了30年,家人知道我的臭脾氣,也懶的來改變我。

 

直到與開朗愛熱鬧的妳結婚後,我再也不能當個愛躲在沙堆裡的蚌殼精;再也不能當隻畏光的地鼠怪。

再加上妳的家族人丁也不多,所以活動需要幫手時,我必須參與的機會就更多了。

 

 

因為在屋頂賞月的某個中秋節,大腿上被掉下來的沖天炮「沾」到;所以我從小就討厭點火玩炮。

 

「婚禮的放炮手」讓這兩件事加在一起,妳應該知道我的處境是多麼尷尬與不願意了。

每個人都有不肯跟不願意做的事。但在對方眼裡,卻覺得這是無關痛養的小事,進而想改變它,甚至驅使它。

 

這時候如果雙方各退一步:妳以拜託麻煩的心態,我用釋懷體諒的接受,那麼花放天開和風徐是可得的。

如果妳只想以己見為出發點攻我,我用堅持的原則堵妳,那麼就讓山雨來而風滿樓吧。

 

不用送妳珍珠瑪瑙,光是當個炮手讓我煩惱…妳就應該知道妳有多偉大了。

 

 


 

  第十四篇  詠未來老婆文

 

在我對情愛充滿憧憬與喜樂的年齡,總認為眼前的交往對象是世界上最好的,總認定了她會是日後牽手一輩子的對象。

這篇年輕時寫在「個人心情記事」最後一篇的「詠未來老婆文」,卻老是陰錯陽差的沒有讓任何一位簽過名。

不是帶出門忘了讓她簽,就是那天剛好吵架而錯過。

所以到現在,文末需要簽名的地方還是空白。 

 

曹子建這首道盡女子翩翩婀娜的洛神賦,讓我非常著迷。總幻想以後的老婆會是這模樣。

不過後來交往次數多了才覺悟,外在的美醜都只是次要的;就像是電腦 3d 軟體的概念--建模與Skin貼圖的關係。美醜都只是Skin的變換,內在才是重點。

懂的互相尊重、將心比心的哲學、培養共通的興趣,是我最常提到的相處三方。

要舌燦蓮花妙筆生花很簡單;要吞嘲諷要忍氣話卻是需要學習的,您說是嗎?

 

 

這一篇是為妳而寫的;雖然目前還沒認識妳。

 

前面所言,不過人生經歷之爾爾;似過客也似落花流水。

我娶妳為老婆,因為我   愛妳。

夫妻是一輩子的情人,我會用心呵護妳的。希望你也能扮演良師益友的好角色。

 

妳長啥樣呢?

叫什麼名字?

從曹子建的洛神賦,節一段來形容妳:

 

凌波微步,羅襪生塵…玉承明珠,花凝曉露…

轉盼流睛,光潤玉顏。含辭未吐,氣若幽蘭。華容婀娜,令我忘餐。

穠纖得衷,修短合度。肩若削成,腰如約素,延頸秀項,皓質呈露。芳澤無加,鉛華弗卸。

 

雲髻峨峨,修眉連娟。丹唇外朗,皓齒內鮮。

明眸善睞,輔靨承權。瓌姿艷逸,儀靜體聞。柔情綽泰,媚於語言。

皎若太陽升朝霞,灼若芙蓉出綠波。

 

可以吧?

 

簽名→

 


 

  第十五篇  車禍

 

很不喜歡開車,除了找車位沒耐心、塞車會煩心、油錢很傷心外,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曾出過車禍。

事隔多年,只要開車經過綠燈路口時,還是會害怕突然衝出來的機車。

請不要讓「車禍」這個搗亂者折耗了幸福,願天下人人平安。

 

 

 

約好那一天下班後要到婚紗街的。結婚前瑣碎的事叫人心煩,卻又帶些歡喜。

 

選婚紗挑喜餅錙珠相比,試喜宴擇金飾滿心歡喜,印喜帖排賓客不能失禮,算禮金度蜜月雀躍不已。

當這些正常的程序,多了一道意外來搗蛋,總是會殺個措手不及。

 

我開著車,眼看妳家近在咫呎,想著妳穿各種禮服的模樣;卻因為一個騎機車闖紅燈的小鬼而阻礙了這一切,使得伸手可得的幸福變得遙遠。

 

當無頭緒的碰聲忽然響起,我感覺車身傳來撞擊的震動,我看見擋風玻璃碎成蜘蛛網狀,我知道會有千百個結局發生。

像是被擊落的戰機拖著濃濃的黑煙,忘了彈跳椅,忘了腳下可利用的煞車,直直的撞向學校外的圍牆。

狼狽的爬出車外,看著引擎室流出一堆怪油,望見馬路上躺著一個人。我的一生可能就此改變。

 

「妳怎麼辦?我不能照顧妳了。」就是當前唯一的念頭。

 

急忙撥手機給妳,妳卻出奇的冷靜。事後問妳。

「有什麼比你平安還重要?反正你沒受傷就好。」這是妳窩心的答案。

 

後續的事拖了幾個月,不過就是小鬼沒事、賠錢了事。

 

反省回想是痛苦的,總會說「當時如何如何就好」。如果能夠避免,請小心開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感謝此事件曾經幫過我的三姐、大為表弟和豬沙。

 


 

  第十六篇  買衣服的哲學

 

如果說,女人永遠少一件衣服,那我決對舉雙手贊成。

一種顏色、一個領口、一朵小花、一抹質感、一沱logo…都可能成為我們眼中看似相同,卻為什麼買兩件的理由。

流行風尚、普羅大眾、特異獨行、凝聚向心、節氣變化、折扣誘人、不買可惜…也是會成為衣櫥裡,為什麼多出陌生臉孔的原因。

 

 

 

因為明白妳的穿衣習慣,我漸漸成為妳買衣服時的諮詢專家。

因為了解妳的Style,帶我逛街比姊妹淘還中肯;絕不會是盲目的勸敗者。

 

只不過,婚前因為相處時間不多,我會隨妳從頭逛到尾,還會在一旁嘰哩呱啦聊的開心講個笑話。

但現在我只會靜靜的在專櫃一旁坐著看書,或是乾脆各逛各的樓層——這樣誰都不會不耐煩,也能盡興的逛個過癮。

到台南的新光三越新天地百貨,甚至會帶無線對講機;既省通話費又可保持聯繫。

 

公司有制服,妳偷偷的沒有講,還強詞奪理的說做制服很貴。我就不懂,每天煩惱要怎麼搭配,會比不用花腦袋的制服好?

是不懂女人買衣服的原則與動機;就像女人也不了解男人想升級硬碟或排氣管的心理。

所以妳偷買衣服我一笑置之;希望我偷加DRAM時妳能同理視之。﹙反正我不講妳也不可能知道。﹚

 

女人買衣服買化妝品,雖然都是為了自己,但可以解釋成「帶出去給你有面子」。

男人買電腦買車用品,雖然都是為了家裡,但卻常常會被罵到頭臭臉長痲子。

 


 

  第十七篇  韓劇密碼

 

自從日韓劇以快節奏、俊男美女的偶像大舉攻佔上班族女性﹙OL,Office Lady﹚下班後的時間,

我們就有打不完的戰爭:

從形同陌路﹙妳看電視我在一旁打筆電﹚、各奔前程﹙妳在客廳看電視我在書房打電腦﹚;甚至勞燕分飛﹙妳在妳在客廳看電視我進房睡先﹚。

 

可悲的是,因為要跟妳聊,也變成不能不關心劇情,好跟妳討論或交代劇情的傻蛋。

 

 

因為跟著看了不少部韓劇,有天我像是頓悟般的跟妳說明:

 

第一、韓劇愛用國產品﹙手機與汽車﹚的置入性行銷是出了名的;特別是汽車,除非要表現男主角超有錢的外國品味﹙情定大飯店的裴勇俊開捷豹﹚,

否則一律開韓國車。巴黎戀人更乾脆,直接設定男主角是汽車公司總裁﹙?﹚

 

第二、韓劇的飲食除非是約會特殊場合,否則多是吃韓國泡菜烤肉一類的。像台灣偶像劇就鮮少看過男女主角會吃肉丸、肉粽或雞肉飯陽春麵。

 

第三、男女雙方一定要有天與地的家庭差異,簡單的說就是有錢沒錢的衝突;相信這樣劇本會比較好寫起承轉合。皇太子的婚禮、黃色手帕…都是箇中翹楚。

 

第四、一定要三角或多角戀愛,兩男追一女的情況比較多。今天A男得到女主角的好感,明天女主角又決定和B男廝守一生…後天才發覺AB兩男原來是兄弟。我大膽的假設…這是為了滿足觀眾群多為女性的設定。

 

第五、女主角為弱者,被欺負愈慘愈好;除了賺人熱淚還能同仇敵愾。最好生父、後母、同事、岳母、情敵,甚至下人…通通參一腳;反正只要男主角愛她就好。﹙ 背叛愛情的雅梨瑩﹚

 

能行雲流水道出韓劇的整理,卻無法替同事想出公司的ISO心得…難不成自己也掉入韓劇陷阱?

 

 


 

  第十八篇  電車男的感動

 

最近看了日片「電車男」,比「現在,很想見你」還讓人開心。

首先,解釋男主角是稱為「御宅族,おたく」的一群;也就是沉醉在動畫、漫畫、電玩一類﹙合稱ACG﹚的人。

房間擺滿玩具轉蛋,領錢的那一天跑去買動畫和漫畫,視秋葉原為聖地…這不正是自己的寫照嗎?

 

 

 

老實說,我正是不太嚴重的御宅族。

只是結婚後的碎碎唸、經濟控管、沒有美國時間,漸漸的把我推開了這個世界。

 

在這個圈子中,旁人難免會蓋上「長不大」的印章;投以「不懂儲蓄」的眼光。

於是,黃玉郎的初代如來神掌,車田正美的聖鬥士星矢…都被我求學時代的媽扔了。

 

迷戀這些ACG,對我的影響其實很大。

因為動畫與電玩的聲光,對音樂的喜好變的多層次;於是學生時期成了樂團鍵盤手。

由於動漫的風格與筆觸,對美術的欣賞變的更寬廣;所以才會有鶴齋藏書的出現。

 

當我解釋電車男穿的T恤,上頭的「百式」字樣,正是出自名動畫「機動戰士Z」的一款機器人胸前塗裝;妳不禁笑了起來。

 

就像愛瑪仕小姐形容電車男的一句話:「能把日常瑣碎的事化為不平凡」;

這不正是追女朋友時,不用花大錢卻可以激起大感動的法寶嗎?

買999朵玫瑰很感人,但荷包卻很傷人。換成是我,包兩隻泰迪熊加一朵花,花謝情仍在。

買999純金很動人,但選的過程卻很累人。換成是我,畫兩隻鶼鰈加一顆心,紙黃愛不改。

 

只要不走火入魔,御宅族培養過程中,所得到的將不只這些。

 


 

  第十九篇  抱歉,K.S.

 

K.S.是我表妹阿毛的前男友,兩人於大學時期相識。

學長繼續求學攻讀碩士,學妹畢業後進入職場。

沒有兵變,只是步入社會後的洗禮,改變了阿毛的愛情觀。

 典型的故事,早在介紹阿毛進公司成功後,我就已經預知了分手的到來。

連阿毛的媽媽﹙姑姑﹚,都訝異乖乖女兒的變心。

 

於是在分手後,我假設了這些立場寫下這篇文章。

抱歉K.S,沒能讓你成為表妹婿。

 

 
 

距離是濫觴,你在花蓮她在高雄,一個在東一個在南。

職場是致命傷,你剛退伍頭光光,她在公司響鐺鐺。

 

課堂生活沒什麼,大家條件差不多,笑來朵朵都是小美菊,情敵自然識相去。

社會走跳就不同,腮紅一抹眉毛一畫脣紅齒白,花開千里蜂自來。

 

不過多年的感情,也不是不堪一擊說散就散;只是沒料到有個意外來攪局罷了。

 阿毛出了車禍,自己平安無事,卻撞傷了煩人的歐吉桑。

 

「驚惶失措時,百里之外的你,能給我除了電話外的慰藉嗎?」

「惡夢忽醒時,距離遙遠的你,可以給我一個溫柔的拍背嗎?」

 

你不懂。

 

「當初畢業時,不是說好要各自努力為將來?不是講好路遙情不變嗎?」

「意外發生時,早晚噓寒問暖軟聲慰藉,終究還是輸了才貌兼備的他。」

 

我當然不懂。

 

 

 

  第二十篇  封印

 

在你小時候,應該都曾經偷偷喜歡過年長的親戚吧。

可能是小阿姨、小姑姑,或是小表舅。

對於年紀相仿,輩分卻大一級的異性,自然都會產生一種莫名的好感與崇拜。

只不過這種情愫,會隨著年長而徹底消失;甚至會回頭取笑自個兒當時的無知。

 

掌管情緣的神 ,有時會忘了撕開這個封印;

使得這種暗戀,永遠不因物換星移而改變。

 

 

 
 

阿巧在小學六年級時,就很喜歡讀高一的小表姑。

因為她有著學鋼琴女孩特有的氣質;

重要的是,當阿巧對她講個不停時,小表姑總是微笑而有耐心的傾聽。

 

打從那時候,阿巧就深深的被她所吸引。

可惜俊俏的他,卻在高中時期得了怪病,從此成了常人眼中的「腦袋秀逗」。

 

隨著時間流逝,小表姑嫁人生子搬了出去,阿巧卻還是常常寫情書給小時候住址的她。

逢年過節,他還會坐三四個小時的平快車,來找小表姑。

 

就在今年的年初二,阿巧如鴿子般的又來了。

拿著被退回的信,阿巧不禁對小表姑抱怨;但其實是他自己記錯住址了。

 

歲月帶走阿巧的青春,卻沒有帶走對小表姑的愛戀。

時光在阿巧臉上刻了一道道皺痕,卻沒有破壞他內心完整的情感。

 

看到她,其實已不太認得她,講話也是毫無內容的天馬行空;

即便如此,小表姑還是跟從前一樣,耐心的聽他把話說玩。

 

時間到了也不吵不煩,靜靜的背起環保袋,阿巧繼續回程的三四個小時火車。

 

他走後,我看見地上有包塑膠袋裝著的四盒義美夾心酥;

我知道,那一定是阿巧小時候,覺得最好吃而帶來的的伴手禮。

 

 

 

回鶴齋藏書 回上一頁 翻到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