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北海道首頁 十勝川 小撙街道漫步 北海道開拓村 札幌 白老愛努民俗博物館 吃喝住湯 旭川雪的美術館
定山溪 北見狐狸村 北海道各種植物 釧路 登別熊牧場與街道 網走監獄 阿寒湖,屈斜路湖,流星瀑布... 鮭魚水族館

 


  札幌記事

 

 

 

 

再次光臨狸小路上的「本陣狸大明神社」。由於當時已經晚上9點多,除了居酒屋和柏青哥外,大多已經打烊。所以有為數不少的年輕人,就在騎樓下自彈自唱或是跳起舞了起來。有單人有雙人也有團體,有吉他有口琴更有清唱。或要賞金贊助、或要訓練膽量,或要等待發掘。打烊後的狸小路褪下了商業的外衣,披上了文藝的表演服。人潮少了,人心卻未見冷卻。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狸神就像咱們的春牛,摸哪就有不同的保佑內容。其實我們也不清楚要不要將舀來的水淋在狸神頭上,只是我看見祂濕濕的,就做了如此的判斷。我又小聲的問:「沒投錢沒關係嗎?」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柏青哥店外的旋轉招牌,在冷清的街頭中,獨角戲唱的似乎特別賣力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札幌街頭的餐廳「螃蟹將軍」店外招牌,腳還會上下的移動。其實這時我們正因為找導遊推薦的拉麵店「來來軒」而昏頭轉向;還向警察大人問路。


 

 

 

 

 

 

 

找到巷內不起眼的來來軒時,已經是晚上十點多,剛好走的也累了,所以就各自點了一碗道地的札幌拉麵。我的是「鹽味拉麵」,Abby則是「玉米拉麵」。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餓了,還是因為找到而欣喜,這碗拉麵吃來特別棒。我小聲的告知Abby要入境隨俗——把吸麵蘇蘇叫的聲音大大的發出來。不過現實是,聲音要愈大,麵湯就更會四濺!在希望衣服好洗的現實下,我們還是選擇了音量放小一點。

 


 

 

 

 

 

→札幌拉麵街,其實不能稱之為「街」,只能說是「巷」;因為巷寬約僅容兩人錯身而過。而且說「街」會讓人誤判它的大小,使得本來就難以尋找的它更不起眼。來來軒隔壁的熊拉麵也頗負盛名,不過我們真的吃不下了…


 

 

 

 

 

來來軒的老闆是個親切的好人。熱心招呼我們不說,要求合照時,也配合的展現可掬的笑容。在我們吃麵的當時,注意到了牆上有許多名人,也曾經到訪這家名店。比較認識的有反町隆史和主持電視冠軍的田中義剛。


 

 

 

 

 

 

位於市區的北海道舊道廳,館內花木扶疏,各種顏色的樹海綻放出最美的一面,來迎接春神的到訪。

 


 

 

 

 

我漸漸相信一個論點:拍照時的動作愈是奇怪,拍出來的相片就愈不俗。這是趴在地上拍來的。右邊那張則是Abby趁我在做蠢動作時,偷偷拍下來的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1876923日開業的札幌啤酒釀造所,火紅的星星正是他的商標。札幌啤酒博物館的煙囪,已經退休不再吞雲吐霧了。換下工人的藍領,換上藝人的花領,迎接另一階段的任務。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←大通公園內的電視塔。2001年的12月31日,一對新婚夫妻低估了雪國的寒冷,異想天開的想要在此倒數新年快樂,還在日本的除夕夜,於此塔下吃了一碗蕎麥麵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札幌車站也是很美的。不過上次寒冬來卻沒仔細瞧…只知道照完相趕緊閃人。

 


 

回到飛腳記事去! 到上一個主題 繼續參觀下一個 回到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