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在澎湖的生活 玩樂據點 澎湖水族館 赤崁 動物觀察記 南海四島 菜園海上牧場 北辰市場 拍照心得

  在澎湖的生活

 

 

↑出發前在鏡前自拍了一張照片,然後再左右翻轉,即可得正確影像。
帽子是前一天在山頂鳥買的,同類間不僅最便宜﹙500元﹚,包覆性也最好﹙臉部還有透氣的遮蔽布﹚
袖套是騎摩托車或跑步時就會戴的,整個裝扮不僅兼具防曬與通風效果,也頗符合我喜歡躲在人群後頭的膽怯性格。

 


 

↑外婆的老家,也是我小時候的遊樂場,現已頹倒。小舅家的現址是老房子時代的養雞場。

 


 

↑村裡的老房子大多傾倒不再重建。就連老船也是上岸後轉頭呼呼長眠。

 
 
 

 

 

↑恃奉三太子的信仰中心「福安宮」,原本是三級古蹟,但似乎是全部拆掉重建。
生平第一次看見乩童起乩就是在這裡,不僅搖頭晃腦走著特殊的步伐,還用鯊魚劍自砍背部爆血…從此我就很害怕這種「神蹟」。

 


↑金叱、木叱和哪叱都已到位,準備蓄勢沖天…但祂們的坐騎卻都還沒彩繪,所以只好先等一等。

就像你新買了摩托車,如果烤漆還沒OK,應該也不想騎出門吧?

 


 

↑剛到小舅家放好行李,就衝到海邊拍照。裝上偏光鏡後,海水與天空就更藍了。


 

 

↑小時候這個海堤並沒有那麼漂亮,由於村裡人口所剩沒幾戶,所以午後的海邊是寂靜的;除了海浪拍打的聲音以外。

 


 

↑海面上可目視到許多花身雞魚的魚苗。

 


 

↑小船問風車,「你們為何要忙的團團轉啊?」「像我們這樣隨波逐流晃啊晃…不是挺舒服的?」

風車反問小船,「你們為何要讓自己靜靜的牽絆在岸邊?」「像巨大的貨櫃船四海遨遊…不是挺豪邁的?」

 

 


 

↑小舅的大女兒,也是我兩個小表妹其中之一;一個國三,一個國二。因為工作的關係,爸媽常不在身邊,於是照顧外婆與料理家事,就落在她們頭上。


 

↑海邊堆積著黑色的玄武岩。
每天傍晚約5點半的時候,我會一個人到海邊游泳。
這時四下無人,只有浪與鳥的聲音;自由式換氣時,你甚至可以看到月娘已經出來了。水溫像是巧克力蛋糕分兩層:表層是暖的,海中是涼的。

岸上的淨白細沙,走起路來也不顛腳。然後就穿著泳褲一路哼著歌回家,赤膊回家。

 


 

↑頹倒的咾咕石牆,與永遠營養不足的防風林。

 


 

↑記得小時候和外婆到田裡摘完花生,就躲在牛車底下的陰影納涼。因為個子小,總覺得牛車車輪就像摩天輪那般大。
如今它退休了,車體也已被白蟻啃食;只剩兩個輪子與輪軸。背後的牛稠也早已牛去樓空。

 


 

↑為了想要拍一大片的天人菊,學校、路旁找了好久。這是在鎮海國小牆外的小角落,牠們找到快樂的春天。

 


 

↑澎湖的大路又平又直,在藍天、海風、馬子的加持下,很可能讓各位同學忘情地猛催油門。
別忘了違規照相機也是超多,警伯也常常抓未戴安全帽…,為了避免敗性而歸,記得要遵守道路規則喔。

 


↑這是文定舅舅,是大舅兒時的玩伴,這幾天剛好也回來玩。我們一起坐上小船,去找正在海上釣花身仔的小舅。

海風吹來,馬達聲轟隆隆,細小的海浪泡沫不時襲來…我只好把寶貝相機用上衣包在懷中。

 

 


 

 

↑斜陽下的小舅,坐在小舢板上釣著花身雞魚。不使用捲線器與浮標的快速手釣法,這種特殊的手勢其實是在拋餌。

 


 

↑釣了一個多小時,就只有這條捧場。技術再好,也跟不上漁源枯竭的腳步。

 


 

↑早晨的退潮,於是海灘邊有人來挖海瓜子,澎湖話叫「刺殼仔」。

 


 

↑「刺殼仔」的方法是拿著T字型的鐵條,在退潮的沙灘上刺來刺去。

如果沙裡有蛤仔,就會因驚嚇而噴水或冒泡;這時就可以用耙子把土扒開挖出蛤仔。
我在想這種古老的漁獵方法,靈感可能來自長嘴鷸科鳥類的海灘覓食吧?

 


 

↑鄉下地方的熟食都是到府服務的,只是從早期的人力攤子進化到發財車。外婆和表妹從家裡走出來,想要挑些滷味給乖孫﹙我﹚吃。

 


 

↑我騎著機車在澎湖本島間亂逛,即使是沒聽過的鄉鎮也進去尋一下。早期以海維生的澎湖人,攢下來的錢幾乎都會奉獻給鄉裡的廟宇。
即使後來遷到本島發達了,也會繼續這麼做;因此這個信仰中心永遠是村落中最富麗堂皇的。

 


 

↑看看這個石碑「魑魅魍魎」的古字,紛紛加上了雨字頭。對於靠天吃飯的討海人來說,各種惡劣的海象天候就是妖魔鬼怪吧。

 


 

 

↑除了信仰之外,廟埕不僅是集會場所,也是各種百貨中心。小發財菜車開到這裡後,就自己跑到廟裡廣播一番:

「各位村民,現在阿財仔載著一車的青菜來到廟埕賣,」
「這裡有魚丸魚餃各式火鍋料、荔枝榴槤和小管鮮魚…請有需要的村民來選買。」

 

(請自行用澎湖腔吟唱)

 


 

↑橋這邊是通樑老榕樹與有名的仙人掌冰,而跨海大橋過去就是西嶼鄉。


 

↑橋下波濤洶湧,因此舊橋於1996年被現今長2494公尺的新橋所取代。這是摩托車停在一邊往下照的情形。

小時候外婆(吳媽的媽)會帶我回西嶼探望爺爺(吳爸的爸),搭公車時從窗戶往下望,幾乎就是與窄橋切齊;因此很害怕會掉到海裡去。

 


 

 

 

↑這幾天為了尋找黃牛來拍照,費了一番功夫。當我發現這位漂亮的小姐後,管它四散在草地的牛糞,整個人就趴在草地上取景。
她不斷地打量著我這陌生人,然後漸漸走過來。不過算好牛繩牽絆的距離,就不會有衝撞的危險。

 


 

 

 

 

↑這家位於西嶼的7-11「跨海店」,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地方。因為外頭有個很寬闊的平台,還有舒服的大木桌大木椅;更可以遠眺跨海大橋。

在這5天行程裡,我吃了一次午餐,喝了一次下午茶(西雅圖咖啡)。
一個茶葉蛋,一個大亨堡,一罐伯朗咖啡。很普通的seven式餐食,配上海風與豔陽,比起南法的露天咖啡;倒也不遜色。

有一天大夥在午睡時,在吊扇的催化下,我也跟著在客廳打盹兒。忽然心情一個轉換,於是矇好面,套上手,頂著曬了會痛的陽光,再度來到這家7-11。

 

 


 

↑小舅與胖胖。

小時候,小舅來高雄是我和弟弟最高興的事。這些美好的回憶,甚至影響我個人日後的性格與習慣。

1.高雄地下街釣大鯽魚,很多刺但是很多卵那一種;於是這兒成了美好回憶的遊樂場所。
所以日後我第一套自己買的衣服(為了學校聯誼),就是在地下街買的。

2.請我和弟弟到三多戲院,看阿諾演的神話動作片「毀天滅地﹙Conan the Destroyer﹚」,還有巧克力脆笛酥當零食。
所以我現在很喜歡阿諾,更喜歡巧克力脆笛酥;雖然ORIS也有出類似產品,但就是沒有小瓜呆的好吃。

3.有一次,小舅到文具店買了一套四本的老夫子漫畫給我,那時開心的要飛上天。但是被吳媽以影響課業為由,硬是叫我回文具店去換兩打小天使鉛筆。
記得當時我是涕淚滿面,沿路邊哭邊走不甘願地去換鉛筆。
而日後造成嚴重的影響就是…每月拿到薪水第一天,就去買漫畫、設定集與繪本!

 


 

↑這隻狗名叫薯條,只要陌生人經過﹙包括我﹚就會狂叫。表妹正為她戴上海草桂冠。

 


 

↑中屯的大風車,地上的陰影是背後的扇葉剛好呼嘯而過。

 


 

↑風力發電站所產生的能源統計。

 


 

↑這些風車看來壯觀漂亮,要拍出味道來卻有些傷腦筋;我在附近爬高跳下的四處取景,才稍微找到想要的感覺。

 


 

↑這奇怪的標誌,是講美與鎮海兩村的地標。也不知道它代表什意義,不過看到ok時,就表示外婆的澎湖灣就快到了。

 


 

↑晚餐時間,當我要為一家人拍照時,卻各個害羞的低頭躲起來…好像被臨檢一樣。

 


 

↑餐桌上少不了魚,不過一盤裡只有少部份是同種的;8條卻有6種。

 


 

↑小舅媽買的嘉臘魚。被小舅唸說「冰櫃裡不是還有魚嗎?為什麼還要買?」

我心理明白,這是她買大魚要來招待我這個客人。

 


 

↑這裡煮梭子蟹的方法是靠經驗來直接倒飲用水到炒菜鍋裡,也不用蒸簍蒸籠;等水蒸發完畢後,蟹子也剛好熟透。

沾醬也省了,反正靠海水的鹽分就已足夠。
 

至於滋味嘛,只能說現撈和市場賣的,還是有段很大的差距。( 您有聽過海鮮可以用"暴甜"來形容的嗎? )


 

↑大表妹炒的正宗澎湖菜瓜,很感動的簡單美味。

 


 

↑滷三層肉+滷蛋+貢丸,正宗的台式美味。在玩了一天海水後,配上白飯真是一大享受!哈哈!
﹙回台胖了1.5公斤@@﹚


 

↑利用現有的食材,把罐頭玉米粒、蟹肉棒和罐頭鮪魚一起拌炒;這就是大表妹的巧手!

 


 

↑洋菜絲涼拌小黃瓜,成為輕爽的涼菜。

 


 

↑謝謝認真的大表妹,張羅出這一道道的佳餚美饌。

 


 

↑為了拍照而特別買的澎湖特產水果「加寶瓜」,這一顆要100元。

橙紅色的果肉,從前家家戶戶總會種上幾畦;但現在卻要到北辰市場才買得到。

 


 

↑外婆送我的伴手禮花生糖,委託吳媽小學同學「眼鏡和仔」手工製作。香脆且具有濃濃的桔子香味,因此甜而不膩。

因為吃了會長臭痘,從小就不大吃花生糖;不過這個例外。好吃到本來要送誰誰誰的幾包,後來都被我慢慢的啃掉。

寫到這裡,又要去開冰箱了…

 

 


回到飛腳記事去! 到上一個主題 繼續參觀下一個 回到首頁

請用1024*768瀏覽,檢視字型大小調整為「適中」

所有權聲明:圖、文部份,皆為"鶴齋藏書"®  所有,未經許可,請勿任意轉載或連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