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門澎湖關山宜蘭澄清湖台中鹿谷台北花蓮杉林溪

 


 

 

 

 

 

 

 

 

→埔里蛇窯是Abby的大學同學帶我們來的。我初識Abby時,她就介紹給我熟悉了。
他是男的,一位有義氣又風趣的好人。也是每次我們到中部必拜訪的朋友。
 



 

 

 

 

3個加起來超過100歲的人,正賣力的建起巨窯…可惜只會打地基卻不懂的收尾。碩大的窯頂,使得土石咕嚨嚨的往內掉。我腳上也被螞蟻噬了幾口而渾然不知。

 

 


 

 

 

小弟的媽媽正看顧著土窯的火候;他的爸爸和叔叔去載柴火了。白煙裡夾雜著乾稻草味,泥土裡埋有紙包的佳餚。

阿姨抱一抱,小弟笑一笑,阿伯祝你龍門躍。﹙←我!﹚

 

 

 


晚上就住在鹿谷同學家。他們有茶園,所以家裡總有濃濃的茶香。酸溜溜的醃梅子,香醇醇的小米酒,紅通通的臉,緊握的麥克風,還有久久不散的回音。

鄉下的夜晚來的特別早,太陽一下山就感到夜已深。

莊頭鄰舍的耳朵特別靈,卡拉OK一開就紛紛到訪。

 

好山好水好心情,助我好夢好眠好香甜。

 

 

 


回飛腳記事~ 回台灣旅遊 下一個主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