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門澎湖關山宜蘭澄清湖台中鹿谷台北花蓮杉林溪

 


 

2003年的清明,全家回澎湖,阿爸的西嶼鄉掃墓。這是在媽的白沙鄉拍的。

 

天氣不好;風沒命的刮,雨無情的冷。

興致高昂;笑沒停止過,血沸騰起來。

 

由左至右:

爸爸拿著盆子﹙要裝海瓜子﹚揮舞,好像蔣總統揮舞著大盤帽。

老婆戴著外婆下田用的帽子,到海邊卻穿著布鞋…不能怪她,因為她是這群唯一的非菊島人。

媽媽戴著外公的斗笠,就像黃色的招財貓。右手拿的是挖貝殼專用的工具,並不是柺杖。

弟弟拿著小牽罟網,擺出八家將的架勢。

 

這一群天真的人,正要到退潮後的白沙灘挖貝殼。

 殊不知,記憶中的故鄉已經不復往昔,而且加速凋零中。

 

沙灘只有風的聲音,聽不到螃蟹十隻腳的踏浪聲。

海水幾乎是空無一物的死寂,不見蝦虎魚和槍蝦的嘻鬧。

 

只有勉強挖的一盤海瓜子,和著澎湖菜瓜依舊香甜。


民國92年4月5日,阿爸帶領全家老小...幫阿公跟阿媽打掃環境並上上香。

 

照片是掃完墓後到馬公觀音亭拍的,因為風太大,大家躲在某個紀念碑下分食烤香腸。

由右至左:

阿 爸-嘴裡邊嚼著自己買的烤香腸,邊看還有沒有什麼東西可買。

阿 母-依然討厭菊島的澎湖人,"套這瞎覓憨風"始終掛在嘴邊。

大 嫂-唯一不是菊島的子弟,卻是這群人中最清楚菊島道路的人。

大 哥-一位久年沒回澎湖的澎湖子弟,正啃食著黑胡椒口味的烤香腸。

 

隨著年紀的增長,每一次回到澎湖,感覺就越鮮明...印象就越深刻...

 小時候,澎湖的吸引我的地方大概只有海邊的蝦蟹...

懂事之後,雖然魚蝦沒了...菊島的一切還是非常吸引我

 

回到老家時,看到外婆端出甜蛋湯...我毫不猶豫地立刻吃了兩碗。

第一碗是外婆的心意,而第二碗,則是將小時候回竹灣不敢吃的那碗補回來...

 ﹙甜蛋湯是歡迎遠來客人之意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弟弟

 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→從我小時候就一直宣導的「不毒魚不炸魚不電魚」政策,似乎沒有得到很大的功效。現在能抓到的魚,都是水產試驗所放養的居多。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↑水族館前有很多巨大水族的雕像,聽說是監所犯人做的。好厲害!色彩鮮豔,栩栩如生。我覺得旭蟹的外型最為傳神,好像是有那麼巨大的旭蟹爬出來。請注意右邊那張照片澎湖水族館的全名…刻到他們印章的師父,應該會哭吧…


 

 

 

 

 

 

 

←花枝大哥,讓我想到一個笑話。雖然有些老掉牙,不過我還是講一次好了。
小明有天買了花枝意麵,結果因為麵裡沒有半片花枝而向店家抗議。結果老闆娘說:「黃花枝是我的名字,我開的店當然可以叫花枝意麵。」
所以我和Abby吃到不合招牌的食物,就會幫老闆取名字。例如最近在家附近的甘蔗滷味,吃起來沒有甘蔗味,所以老闆就被我們取名為「黃甘蔗」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→美麗的櫻花蝦﹙清潔蝦﹚,奉勸各位還是不要買來養比較好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我第一次看到活的鸚鵡螺是在澄清湖的蔣公山洞行館。能看到這種活化石,對我的震撼非常大!究竟是要稱牠為「會游泳的螺」,還是「多隻腳的帶殼魷魚」?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錦蝦。小時候和弟弟買過一隻250元的漂亮小錦蝦,結果脫殼時被紅蟳給啃了。左邊只出現一半的是拖鞋龍蝦,後面是普通龍蝦,都曾經養過。

 


 

 

 

弟弟與大洋池裡展示的石斑魚﹙鱸麻﹚。

我曾以50元的價格在水族館買了一隻5公分的小石斑魚苗,養在缸裡大概有五六年,長到約30公分。拿根長竹籤﹙我和弟弟稱為叭啦棒﹚輕輕戳牠,牠就會張開大嘴讓我們幫他清潔,或是斜躺一邊讓我們替牠搔癢。

有一年的冬天,電熱器不曉得怎樣壞了,竟然一直加熱,結果把牠和另一隻老鼠斑﹙又名觀音鱖或尖嘴鱖﹚熱死了。

弟弟在悲憤交集下,埋了這兩隻魚,還把電熱器砸了陪葬。所以這畫面裡的弟弟若有所思…可能在想天國的愛魚吧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媽雖是從小在澎湖長大,但討海的技術不佳,只會「刺殼仔」。.

「刺」是用有尖頭的鐵條在沙灘上來回插砂,如果蛤仔受到驚嚇,就會合起殼來突然噴水,所以就知道哪兒有蛤仔了。﹙不是直接刺穿蛤的外殼喔﹚

 


 

 

 

 

 

 

這是阿爸西嶼的老家。

小時候我寒暑假都跟外婆在一起,不喜歡回祖母家。每次外婆要帶我去西嶼,我不是哭著不去,就是和外婆討價還價:「去30分鐘就回來,而且回來後要到馬公買玩具。」

這裡因為衛生環境較差,所以蒼蠅很多。有次我爬到屋頂看曬魚乾,結果被滿天飛的蒼蠅嚇到哭了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澎湖古厝,弟弟用復古的色調拍它,看起來更有味道。老厝凋零,人口外移,討生不易,正是當前澎湖的尷尬。

 


 

 

 

 

→後面那棟目前沒人住的房子是姑丈家。有次颱風來,竟然幾乎沒有雨水,我就和弟弟、表弟和堂哥們,拿起樹子丟來扔去大戰。

大我兩歲的堂哥當活靶讓我們丟,因為他是在地的澎湖囝仔,動作遠比我們這群都市小鬼靈活。不過他在一次的海邊跳水中,傷到脊椎骨,導致下半身不遂而需要坐一輩子輪椅。這對從小活蹦亂跳的他是種殘酷的折磨,所以幾年前,他就跳海輕生了。

Abby後面這塊荒田是屬於我們家族的,從前還會種些絲瓜,花生等植物。我還記得小鬼們在這塊田裡玩起水煮大蚱蜢,引火而讓大人罵的臭頭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←整個飛腳記事中我最喜歡的人物照,就是這一張了。這是有名的飲食店「清心」,阿爸正和老闆聊天,媽在照鏡子,Abby的頭髮隨風飄,弟弟去上廁所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風沙大、太陽大、雨卻少——這就是澎湖最典型的天氣。這裡是「西台古堡」,風刮的讓人幾乎站不穩,大夥都小心站好,只有阿爸還有餘力搞笑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最澎湖的象徵——跨海大橋。不過這和小時的舊橋是不同的,舊橋已經無法承受海流的侵蝕而不堪使用,只剩舊橋墩杵在大洋中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通樑的老榕盤根錯節,仙人掌冰淇淋是這婺挳a的特產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位於白沙鄉中屯村的風力發電大風車,可產生六百瓩的電力,共有四座。

位於白沙鄉中屯村的風力發電大風車下面的是阿爸,可產生六小時的搞笑力,只有一位。

 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風櫃聽濤是著名的景點,紋石店前賣的藥膳蛋甚為可口。

 


回飛腳記事~ 回台灣旅遊 下一個主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