鶴齋藏書的首頁 娃娃蓮日記 旅遊的一些五四三 ka009ka的扭蛋食玩館 信件往返、生活記趣... dimitree、圖文創作... 歡迎來討論喲~

 


 

與親友的往來e-mail 若有所思就寫 毒舌毛毛的專欄 神勇阿兵哥的紀錄

 

一個人去看電影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上完大夜班,因為同事給的優待票快到期了,所以雖然想睡,縱使雨好像快滴下來了,還是決定去。

買了報紙一看時間,最早的一場也要下午一點這如果在台北應該很不可思議吧?

這段等待的時間,就去明儀吧。

 

在全家買了個飯糰和一瓶茶當午餐。一進電影院,哈,只有我一個人(而且還拿優待票)。這樣成本夠嗎?

未放映前,依慣例放些音樂,竟然是我最喜歡的香頌。聽著天籟食著飯糰,心情好的不得了。所以即使空氣裡瀰漫著些許霉味,那也算了。而且讓我回想起當兵時,利用行政士辦餉之便,烙跑到新營康樂戲院的情景。

上映前一分鐘,終於來了其他觀眾。一男一女都是隻身前來。女的帶著一堆食物,男的看到一半還會起身做體操。我則是用最舒服的姿勢觀賞反正人少,就當是自己家吧。

 

這種時間這種電影,不禁讓我揣測另兩人的狀況與職業:是失業嗎?是忙裡偷閒的律師嗎?還是你的優待票也快過期了?為何不選娛樂性較高的魔戒三?

 

有人認為一個人看電影是寂寞可憐孤獨的,但我可不這麼認為:

不用擔心吃臭豆腐會燻到你的伴,啃開心果會吵到你的她;或是分神看管隨身物品,甚至忙著解釋劇情給看不懂的傻蛋聽。

 

不過也不是沒缺點啦。

快演完的前30分鐘,膀胱似乎要爆了。但精采的抽不出身;再回來就不知道兇手是誰了。

因為沒有伴可以問,所以只好忍了….總不能問另外兩人吧?

 


 

興達港的小弟

 

 

興達港的魚攤,長相清秀的小弟正在處理著碩大的石斑魚。

由於力氣還小,抓起和身高差不多的大魚時,都還要大人幫忙。

 

左手戴著手套,右手拿著魚刀;以純熟的手法與流程吸引了我。

 

當同年齡的都市小孩玩著皮卡丘的電動時,他有皮卡丘圖案的衣服穿,似乎就可以得到滿足。

當玩伴四處野的時候,他卻得在週末的傍晚幫忙家計。

當其他同學一起玩的滿頭汗時,魚血魚鱗卻濺的滿身腥。

 

沒有抱怨,他卻以能分擔家計為傲。

 

 


 

一些關於網站的事

 

 

其一、點閱率的迷思

 

如果問,做網站的人「什麼是最想要的?」

我想98%的人都會回答,「當然是點閱率囉」。

 

當然,我也跳脫不了這個窠臼。每天一定認真地看著報表﹙由serverzoo提供﹚;多了就眉飛色舞,少了雖還不至於眉頭深鎖,但總會有少少的失落感。

所以想盡各種方法增加「來客數」:找mail寄連結自我介紹、論壇裡掛簽名檔讓人點閱…諸如此類的。

但這種方法很累,而且如果你一天沒做,後果馬上就會顯現出來。像上個月﹙10月﹚本來可以超過9月,因為當日參訪數甚至有超過150人的。但因為月底有6天外出遊玩, 結果馬上就猛掉到…個位數了。

因為做網站是如此累人的事:別人看個一小時的「陽台一隅」,背後卻是得花上超過一百小時的製作;所以當看的人少了,不免顯得意興闌珊。

 

「我看依你三分鐘的熱度,大概只到今年年底而已吧。」那不就被老婆說中了?

 

那可不行,一定要找個方法,來解釋看待點閱率這件事。

 

漸漸的,想通了一個哲學。

「就算一天內只有一位訪客,但只要他花了時間細心閱覽,那就算成功」「當你的資料,能成為別人的資訊時」。

因此,我從另一個角度來詮釋:停留在網站裡超過一小時的比例﹙約佔8%﹚,還有加入「我的最愛」比例﹙約20%﹚。

其實要增加話題性的點閱率很簡單:炫效果、惡搞、貼圖、搧情…甚至無聊時自己按連結自肥。不過那似乎違背「鶴齋藏書」的本意——

「乾靜舒服的新閱讀習慣」了。

 

所以,我需要您的支持。謝謝。

 

 

其二、有趣的關鍵字

 

今年﹙2004﹚十月初的時候,我看見有不認識的蜘蛛「baidu搜尋引擎網站的漫遊器)來爬網站。

十月六日,出現第一個搜尋字:「黃玉郎如來神掌」。是由大陸的搜尋引擎baidu百度網連結過來的。

從沒想過,會是這個字眼,成為鶴齋第一個用以搜尋的關鍵字句。

「江南八大才子」竟然成為由入口網站連至站內,最多人使用的字句。當您想在本站找齊資料這八個人是誰,抱歉只能讓您得到失望的答案了…

當一些冷門的關鍵字,也能成為您找資料時的幫手,更是讓人高興:

 

10月份:鶴齋藏書、一千個結婚的理由、扭蛋、江南八大才子、故事妻、正義女神雕像、黃玉郎如來神掌、

11月份:狐狸村、地球生命紀行蟹海老、鯉魚、定山溪view、安格爾、大宮女、大便有血…﹙未完﹚

 

其三、點閱人數創新高

 

2004/11/17 網友tommylovetom 於巴哈姆特網站上推薦「活水有魚」,使得單日參觀次數猛增為347,網頁數1519,檔案數27228,流量597.31M﹙←已達單月限制流量的1/4﹚。

同日,網友capcomsnk1130 來信鼓勵指教,並修正食玩黑潮系列的造型師。

 

以上兩件事,讓點閱率一向不高的「活水有魚」專欄一吐怨氣,並使得拖累「鶴齋藏書」開幕的作者ka009ka得以抬頭挺胸;遂撰此文以玆紀念鼓勵。

 

2005/4,由於雅虎奇摩的關愛,讓大筆搜尋字串導向「活水有魚」,流量與點閱爆增。

 

其四、兩難

 

2005年4月起,平均每天約百來人;雖然這對論壇而言是小兒科,不過對小站來說,已經是無上的光榮了。

為什麼之前那麼認真轉寄自我介紹,還沒有那麼高的成效?往往要有新文章轉寄,才會見到上升曲線。

重點就在雅虎奇摩的入口,將「哺乳類動物」、「海水魚」、「淡水魚」」的搜尋,第一頁就指向活水有魚。

這當然讓我高興的跳舞。

但由於鶴齋的圖檔多,所以百來人隨便參觀一下,流量就要200M。

小站是有每個月5G 流量限制的,超過了要嘛付錢;要嘛就暫停等下個月再開張。

 

我想第一個答案比較好,沒有人會因為生意好而歇業的。

不過錢從哪裡來?只好從50嵐變成藍天鵝;TGI Friday 變成三商巧福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﹙50嵐、藍天鵝都是連鎖泡沫茶店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


 

再見了,雞米

 

 

 

其實上班要快樂,事少錢多離家近絕非唯一,位高權重責任輕倒也未必;好相處的同事也是挺重要的。

最近單位裡唯一的一個女生要調走了,大家很是不捨,因為她具備了難得一見的要素:

幹練精明又熱心助人,各單位協調八面玲瓏,年輕貌美卻不畏吃豆腐。﹙←沒別的意思!﹚

所以一個月來各方飯局不斷,禮物收不完。

辦公室裡,要做個「三教九流都是好朋友」的人很難;對男同事四面八方接踵而來的色話一笑置之更難。但她就像戰火中的百合,身旁的炮火不斷,卻幸運地沒有軍履落在枝枒上。

謝謝妳,雞米。感謝妳曾為我們做過的一切,希望新單位仍能如魚得水般暢快。

 

寫這篇文章的同一天下午,我在麵包店忽然接到一通未顯示號碼的來電,劈頭就是女孩的哭聲:

「爸爸,我被XXX了…你快來救救我…嗚嗚嗚」。好啊,詐騙到我頭上來了。

「慢慢講,再講一次!」我答。

「爸爸,我被XXX了…快來救救我啊…嗚嗚」。

叫妳再哭一次整死妳。「爸爸平常跟你怎麼講的!」「要鎮定,慢慢把話說清楚!」我大聲斥責她。

 

XXX…嗚嗚嗚…。」對方愈哭愈沒力,聲音也愈來愈不像小孩;就像妖精的法力用完要原形畢露了一樣。﹙突然掛斷﹚

 

心得:做市調是很重要的,不管你是要做黑的白的。

 


 

PUB 記事

 

 

 

星期一的晚上,結婚週年慶的前一天,我和老婆來到這家高雄著名的PUB聽歌。

天氣變冷,一陣陣的冷風找上了剛下車的人,不客氣的奪取他們身上的溫暖。

 

雖然只有八點多,但為了名聞遐邇的名歌手演唱,為了卡個良好的位置聆聽,雖然要十點半才開始…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門票一張五百,可以抵消費,這在PUB界中,已經算是非常親切的價格了。

 

因為還沒吃晚飯,所以我們點了德國豬腳、一碟小雞塊、一壺水果茶和一杯可樂,外加一晚白飯。這樣一千塊不夠,另外還得付個30元。

餐點很優,但是豬腳附的韓國泡菜真的很辣。如果你吃完了它,可能會一直加錢點一罐150元的可樂。我吃了幾口就先跑去漱口,以免辣到不行。

其實PUB的國歌就那幾首,雖然很久沒有涉足這種場所,猜的到會唱的曲目還是八九不離十:新不了情、我要我們在一起…。但現場的氣氛就是不同,即使你坐在電視機前10公分,還是比不上面對歌手10公尺要來的具臨場感。

 

終於等到主角的時段。我遠遠的看見她後,隨手拿起點歌用的紙筆,走過去想要個簽名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只簽CD,樓下櫃檯有賣。」她面無表情的跟我說。

 

 

挨了一記悶棍,我聽不見她在唱啥;吃了一頓閉門羹,我的耳根子跟著熱了起來。

 

只有小時候想在不及格的考卷上要爸媽寫個名字,才會如此殷殷期盼要他人簽個名。

 

PUB紅星來說,只是隨手3個字;但是由拒絕和冷漠所攪和而築起的圍牆,卻把兩個歌迷擋在從此對妳改觀的千里之外。

 

更何況這兩個人回去後一定會嘰哩呱啦個不停。

 


 

 升級電腦的痛

 

 

 

 

這是我第4代電腦了。當然每一代都有它的豐功偉業與傲人之處:

 

初代是166MMX,有著當時偉大的32M*2的記憶體﹙6千元!﹚,還有創巨黃金版的音效卡。組裝者為志峰。

二代是P2-350,是個藏有SCSI卡,與SONY 4倍燒的傢伙﹙這一部分就花了1萬多﹚。組裝者為阿德。

三代是P4-1.2G,因為是嫁妝,所以是唯一組裝好的品牌電腦;不同於其他的DIY組裝。它的厲害之處是

採用INTEL曾經大力鼓吹卻慘敗的RAMBUS 記憶體。

四代是日前的P4-3.0G,為了提升執行Photoshop的效能,所以有著2G的記憶體。組裝者為小謝。

 

當初定下的升級條件「時脈至少要兩倍以上,並已成為主流」,已經讓我愈來愈覺得累。此次升級要不是原來的記憶體升級困難﹙RAMBUS 64M*4,所有插槽都滿了,買一條128實際只升級64…而且貴爆!﹚,再加上硬碟容量不夠,我是不會無端嚷著要升級的。

更何況,一堆程式、作品、圖檔、密碼、帳號…的搬移,簡直是一場惡夢!隨便坐下來滑鼠拖拉,都會花掉四、五個鐘頭。

不過比起Outlook內的信件整理,以上都只是小巫見大巫。

 

四千多封信件,兩千多封未讀;還沒包括指定的分類資料夾:心靈小品、生活常識、笑話、影片、手寫的信、銀行的信、寄件備份…天啊,光是打這些字就教我頭皮發麻;難怪今天整理的兩眼酸澀,手腕顫抖。

 

現代人的資訊取得,電子郵件已經佔了一大部分。每天撇開垃圾信不談,至少收個十來封跑不掉。如果再加上每封信都認為很重要,每個知識忠告都不可錯過…那麼結局就會跟我一樣——被信炸昏頭。

 

不過比起因硬碟受損,或是病毒導致電腦要重灌,這些充其量只能算是甜蜜的負擔而已。

從前沒有電腦的生活,還不是活了26年,也不會無聊到沒事做。現在卻是一日不開電腦,就會有些失落;一日不上網,好像與生活脫節;一天不寫字做個網頁,好像自己是懶惰蟲。有了電腦,男人們可以高談除了當兵外的共有話題;有了電腦,可以讓平日乖巧的先生,成了愛看順發型錄的Cyber freak

 

好了,新電腦的重灌又是另一場戰爭。找舊的、更新的、合法的、偷用的、驅動程式不知丟哪去、原版光碟好像借了人…從一堆光碟中翻找、使用手冊又要重看、打電話問人、上網爬資料…

 

爬文→心癢→買東西→出現問題→爬文→心癢→買東西→出現問題…這是個無限迴圈啊。

 

本人強烈質疑,電腦真的是魔鬼終結者從未來帶來給人們,一步步踏上矛盾之路的產品。

 

 

 

     資生堂的涵義

 

 

 

我的男同事大肚和阿娘﹙都是化名﹚,約我一起玩「猜輸拳的人,用臉去影印」的危險遊戲。我因為害怕而不敢參加;結果被大肚譏笑沒膽。

 

士可殺不可辱,幾經考慮後,終於鼓起勇氣答應,想說機會也只是三分之一。

 

結果第一把我就贏了,獨自在一旁樂的又叫又跳!

 

誰知大肚耍陰,夥同阿娘一起拒絕繼續猜拳。

 

於是生氣的我抓著他們兩人的頭髮相撞,並決定封他們為「資生堂」的堂主和副堂主。

 

*「資生堂」,音同「畜牲堂」。

 

 

    姑姑家

 

 

 

 

小時候由於爸爸工作的關係,生活只能算「比小康遜一點」的等級;特別是後來爸爸又到學校進修,生活更顯拮据。

 

冬天寒流來襲時,在租來的房子後陽台洗澡;燥熱的夏夜裡,在租來的房子前陽台納涼好入睡。

兩個養樂多的空瓶綁在背上,就成了弟弟當潛水人的氧氣筒。

信箱的宣傳單,山線谷線的摺疊,就成了"錢來也"帥氣的扇子搧。﹙←這裡看不懂的可以問爸媽﹚

沒有小狗可以牽著跑,綁著金龜子飛也可以。

沒有漫畫可以看,自己畫給弟弟看也津津有味。

 

每個人每個時期,都有最喜歡去的地方。

跟哭鬧的小朋友說,待會帶你去麥當勞,百分之七十都會破涕為笑。

跟鬧彆扭的女朋友說,我們去SK2看看,至少能緩和一下僵局。

 

小時候,我們最喜歡去小姑姑家。

只要媽媽宣佈「晚上去姑姑家」,我和弟弟就會高興的雀躍不已。

 

除了三位超級玩伴—表弟妹外,更有數不盡的人生第一次:

第一次吃味附海苔、黃金糖、M&M巧克力、牛排…

第一次看錄影帶:小叮噹、超人力霸王、八時全員集合、怪獸卡美拉…

第一次玩超合金機器人、任天堂卡帶、掌上型電動…

 

耳根子還記得表妹拿出黃金糖說「不吃就是不給面子」的大方語調;眼簾裡也記得表弟讓我們自選錄影帶節目時的爽朗笑容。

 

如今每個人長大了,生活物質雖然入手容易,單純的快樂卻不見了。

 

希望你我心田裡永遠都有最喜歡去的地方;一個簡單又容易滿足的地方。

 

 

 

 

 

    毛毛蟲記事

 

 

 

不知何時陽台上挺出了2尺餘的細葉雪茄花,不知何時又有怪生物入住。

陽台上的一隅」早已連載完畢,加個特別篇好像也不怎麼引人,所以就在這裡落腳了。

 

因為只吃和睡,所以從3公厘的黑黑小不點,長成劍拔弩張的毛茸茸,只要幾天工夫。

對鱗翅目的蛾蝶一竅不通的我,觀念還停留在「愈醜的毛毛蟲,變成的蝴蝶愈美」上。

天天觀察天天澆水,希望能目睹蛻變的那一瞬間感動。

 

好不容易結成了繭,長的就和蠺寶寶的一樣…為何不是蝴蝶的蛹?

就像辛苦栽培青樓豔妓的老鴇,我開始懷疑牠是個賠錢貨。

 

等啊等,盼呀盼,小蟲沒能爭氣展絢爛;望呀望,看啊看,倒是身旁多了一堆蛋。

沒羽化,就下蛋;未展翅,變成娘,休怪我把Google問。

查「毛蟲」,沒下文;搜「毒蛾」,乖乖隆地咚!「小白紋毒蛾」是也。

 

知道她的真實身分後,亡斧意鄰之心不由得產生:難怪最近那裡會癢,這裡沒理由的紅。

 

恐懼一產生,憂曬棉被沾染上身,就會決定一除為快!

 

就在風大雨大的深夜十二點,我毀了毛蟲公寓。讓熟睡的牠們,倉皇的隨風而去。

 

但在處理時不慎碰觸到毛毛蟲的學弟妹…手背上遭到報復的癢了起來。

 

 

後記:

就在我毀了毛蟲公寓的第三天,早上醒來時,在客廳的老婆驚呼:

「天花板出現了一隻蛞蝓!」

我輕蔑的想,這傢伙哪知道什麼是蛞蝓,一定是睡醒眼花。

 

結果匆忙刷完牙的我定神一看…竟然是毛毛蟲老大!

百思不得其解,牠是如何進屋內的?又怎麼個爬到天花板去?

 

看完這篇文章,我相信方圓百里內的親戚五十,短期內都不敢來家裡了。

 

 

 


 

    夢見國中數學老師

 

 

 

這不是篇感人的師生故事。相反的,她是個惡夢。

 

先講夢的內容吧。

 

我和一位同事考著數學﹙他很愛做弊,可能因而和他有所牽連﹚,

考卷發下後,他小聲跟我說,應用題第四題答案是629。

 

這時候那位國中女老師突然出現眼前,大聲斥責並且沒收考卷:「零分!零分!」

並且翻起舊帳,拿了一張之前我100分的考卷:

「我就知道你考試作弊,你給我解出第2題的過程!」

 

一看題目就是一堆符號和堆疊的分數代數…我哪會啊?!

 

啞然的我只能聆聽她無情的宣判:

「好啊,你高中不能畢業了,連國中也要追回來不能畢業!」

 

夢很長,驚醒後還真的相信自己高中沒畢業,因為魂被拉走一半,要靠著不斷告訴自己「我大學畢業了,我大學畢業了」才能回過神來。

 

*******************

 

接下來是關於我在國中時期的事。

 

有次考了數學幾何證明題,證明等腰三角形的啥啥啥,

我哪知道就是死背老師要我們上課抄的那些。

考完馬上交換改,同學憐憫我,雖然沒寫幾個子兒,還是給我 6 分。

 

女老師看了隨堂測驗卷後,發瘋地拿起報夾沒命的朝我小腿肚毒打,後來造成腫硬長達一年。

她竭盡屈辱壞成績同學之能事,除了邊發考卷邊罵「丟臉」外,還擅長死命棍打。

 

說實在的,國中A段班的主科,物理、化學、英文…哪一個老師不是以兇狠出名?

但是我感謝英文老師的藤條,至少使我目前英文有些底子;也感謝理化老師的竹筍炒肉絲﹙好久沒寫這名詞了﹚,至少目前生活還用的到一些常識。

 

但是數學呢?複雜的計算還是用計算機快;連最簡單的圓面積,在生活中也從來沒應用過。

這也造成了日後只要是牽扯到數字的科目,我滿門抄斬的無一喜歡。

 

我是個很講究尊師重道的人,除了這傢伙以外。

 

*******************

 

出了社會工作許久後的某日,在一個黃昏的體育場慢跑中,我瞄見了這位數學女老師。

當年的年輕小姐,身旁多了個蘿蔔頭。

她的聲音我記得,她的面容沒忘記;只是擦身而過她想認我時,我假裝不認識。

 

沒想到事隔多年,這個母夜叉竟然來到我夢中繼續發威。

 

我從不反對體罰,但是當自己的怒氣融入痛揍學生的過程,因為不客觀而造成了學生的傷害,卻是很糟糕的一件事。

 

 

如果有天成了壞人,被捕時我一定要說:

 

「都是國中那位數學女老師害我的。」

 

 


 

    排七的四維八德

 

 

 

 

因為我不懂國粹麻將聽幾個坑的高深妙理;由於老媽學不會大老二排列組合的取捨;輕視撿紅點的加加減減;畏懼十點半龐大的輸贏,

所以排七﹙接龍﹚就成了本家的官方指定博弈。

 

常言道,從牌桌上可以窺見一個人的修養,這句話還不足以概括;恐怕要以「四維八德」才能完全形容了。

 

「禮尚往來」,就是你放一隻7,我回妳一隻9,大夥如禮儀之邦。

「義薄雲天」,乃是明明還有活牌,卻還是下了有人望穿秋水的牌,如趙子龍救阿斗。

「廉己奉公」,就是想藉機發壓歲錢的金主,自己贏沒幾個銀子,卻常常大方開倉濟糧,來個好牌大方送。

「厚顏無恥」與「感愧兼集」,正是「脫手尾張七」的兩種贏家嘴臉,可能是得意忘形或是貪財羞赧﹙←這種情況目前還未出現!﹚

 

禮義廉恥,牌之四維;四維不張,家乃面惶。

 

「視死如歸」的忠勇,就是寧願多蓋老K,也要把8蓋下去。這種情形我們有個專有名詞,叫「自蓋自爆」。

「慈烏反哺」的孝道,就是老爸先出我要的,我才心情不甘願的回送他一張。

「霖雨蒼生」的仁慈,乃是應眾所求,把7 給釋了出來;但這個恩情,眾家通常很快就忘了。

「手滑心慈」的愛心,不過是下錯好牌的笨蛋…因為還有其餘活牌,只是手滑心遲罷了。

「延陵掛劍」的信守,在牌桌上是蕩然無存:放空氣說自己會超載、撒謊稱黑桃九已經被蓋…都是爾虞我詐的消息;唯有冷靜判斷為真。

「仁至義盡」的義氣,講的就是倒楣的上家,一出牌就被一群吸血鬼跟在後頭下牌,卻未見自己想要的活路現形。

「和和氣氣」的和氣,就是拿了4隻老K的玩家,不僅鬆了一口氣大叫「和!和!」,還可獲得各家付出中頭的錢﹙我家是40元﹚;不過各家這時就會氣憤不已。

「極樂世界」的平盤,就是你花了3個多鐘頭在牌桌上,結帳時卻發現不輸不贏;所以不能跟人起鬨要贏家請客,或是取笑輸家不懂玩牌。

 

一群人,輸贏兩樣情,三個小時感覺不久,四家輪番攻防互吼,換五片CD應該有,

六杯泡沫綠茶入口,七點去霉尿尿洗手,八成都是老爸贏走,九百元口袋失守;

 

十分好玩接龍對否?

 

 

 


 

    包菜歐巴﹙BCOB)

 

 

 

 

是的,BC OB就是很會將宴會啦酒席一類打包的歐巴桑。

 

跟她們同桌吃酒席很好玩。表面上她們很愛勸進食:

 

左一句「這個多吃一點」,右一句「那個金喝架 」;

其實這句話等同宣布…「沒人吃我要打包了喔」。

 

如果同桌有兩位﹙以上﹚很強的包菜手,就更精采了!

 

三個貝殼裝的焗烤海鮮,要服務小姐分成兩碗。

小羊排、炸肉丸、螃蟹鉗…都要先儲放在自己碟裡如山高,再偷偷丟到大腿上的塑膠袋;好似即將過冬的儲栗小松鼠。

烏骨雞湯由服務人員打包好後,兩位BC OB竟同時舉手要拿…然後才假仙的讓來讓去;好像放榜唱名時,狀元卻同名同姓。

大魚倒是讓他們收手…根據推測,應該是怕魚骨刺破塑膠袋而停火。

也有臨時起義要包些小糕點,卻因手提包太小而撐爆了拉鍊。

最經典的畫面,就是桌面全部清空…舊菜打包完退盤子,下一道新菜還沒上;可能會讓服務人員誤以為「從頭到尾菜都還沒上」。

 

這次遇上一位BC OB,連糖果都可帶回去給孫子。

所以我就想,乾脆叫她連菜單一起拿回家…反正她也差不多每道都包了;免得BC OB的家人不知道自己在吃啥。

還有,很會包菜尾的歐巴,她的小孩可能會帶一個禮拜的桌菜;而讓同學們懷疑…「他家的伙食真好」。

 

但比起我聽過最扯的,這應該沒什麼。

有同學的哥哥在自家巷口辦起流水席,飲料就是跟巷口那家雜貨店叫的。

當然鄰居也會成座上客,所以雜貨店的老板娘就坐在自家門口的桌子上。

最強BC OB出現!!這位除了打包超狠外…竟然把飲料大量幹回家,好可以再賣!

我想,經由這種「洗飲料」的方式,可能連禮金都要回來了…

 

 

其實我也很喜歡菜尾,小時候挑食又不愛出現在公眾場合,最期待的就是媽媽能包個大蝦和烏骨雞湯。只要此料配白飯,吃上幾頓也沒關係。

不過目前論輩分還排不上,論臉皮也還不夠厚…所以只好先讓賢了。

 

 

 


 

    莎喲娜拉,板姐

 

 

 

 

有什麼樣的天然擺設,與雅俗共賞的裝潢,吸引了每到台南必定造訪的我們?

是哪種平易近人的價格,與奉送一盤青菜的體貼,讓高雄人趨之若鶩?

為什麼大年初一的晚餐,一家人要浩浩蕩蕩來這裡用餐?

 

啊,那就是位於安平的伍角船板。

 

我記得初見小喬時,數位相機東拍西照的驚艷。

我懷念三加一人用膳完畢,到櫃檯結帳時千元有找的物超所值。

 

 

是因為進軍台北的額外開銷,讓熟悉的菜餚分起了大小盤?

是由於盛名之優與滾滾人潮,讓妳開始計較那盤免費青菜的錢?

 

而今而後,當我們老遠從高雄到台南要吃頓好飯時,該找誰呢?

也許妳依舊歡迎我們,但看人的眼光卻不一樣了。

 

北部的親友南下造訪,我們也失去了「帶你去一家很特別又不貴的餐廳」的驕傲;

因為今天才知道美麗華也開了家分店。

 

如果漲價是企業擴張不可或缺的一個經過,其實我們也感受過了。

因為菜色愈來愈少,其實代表廚房可以更快與更省事的出菜;準備的工作也可以縮減。

而久久造訪一次,更能感受消費者福利愈來愈少的差異。

 

也許我們只是消費金額少少的小腳色,但感動消失的傷心,還是希望能讓妳明瞭一下。

 

我知道板姐,您明天依舊有許多名人誇讚,與國內外媒體的爭相報導。

但是我們可能會有段時間要說Bye-Bye了。

 

今日一別,他日相見卻不知何時。

莎喲娜拉,板姐。

 

 


回鶴齋藏書 回上一頁 翻到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