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與飛行 | 都市采風錄 | 美麗花花草草 | 壯闊自然景觀 | 野生動物們 | 黑人朋友們 | 克魯格保護區 | 補遺 | 拍照心得之1 | 拍照心得之2 |

 野生動物們

↑左圖:一大清早的飯店,成群的野生珠雞就在草皮上啄食著,遠望就像一群身著華服的歐巴桑。

↑右圖:請觀察牠們有趣的臉部彩妝。鮮豔的紅藍相間,彷彿是弄臣一般。


↑桌山上最想看到啼兔﹙Rock Hyrax﹚,但是只拍到這種蜥蜴。牠曬著舒服的太陽,也不管我為了取景而離牠愈來愈近。


 

↑「航海快貓租船公司」貼心的準備了中文小紙條,詳細的介紹著「開普海豹」。
…海豹為棕色短皮毛,但鰭狀肢和尾部卻是無毛的。其棕色皮毛遇水呈黑色,不過幼海豹天生就是黑色。成年公海豹體重可達300公斤,長約2公尺半;而母海豹約只有75公斤,一公尺半長。自然界的壽命約為30~40年。稱為戴克島的岩石區,石峰尖銳,聚集數目可達近萬隻。

 

Cape Fur Seal 南非海狗

海生館專欄文章 

http://www.nmmba.gov.tw/Default.aspx?tabid=128&ctl=News5&mid=662&ID=555

會這麼難分,是因為中文都是海啥啥的,如果從英文海豹(Seal)、海獅(Sea lion)、海狗(fur seal)及海象(Walrus)來分辨,應該會比較容易辨識。首先牠們都是屬於鰭腳類動物(Pinnipeds),而此類動物可分為三科:一是外耳殼完全退化的海豹科,二是耳殼很小的海獅科,三則是海象科。

所以說,旅遊行程上也是寫錯了,應該是出海看海狗才對。

 


↑有外國人奮力的划著小皮艇,想想這個海域可能有大白鯊,不禁捏了一把冷汗。因為相對位置的關係,好像人力小艇戰勝馬達大船,使得右圖看起來頗為有趣。


 

 

↑博德斯海岸的企鵝生態保護區,就在你垂手可得的近距離。

不同於澳洲的神仙企鵝,需要傍晚時分才能看見倦鳥歸巢;這裡的企鵝是讓人欣賞個夠的。

由於正值換毛季節,看這些有著一雙大黑腳的小傢伙,有的像禿老頭兒,有的像芝麻麻糬,有的又像趴趴熊…

成年的企鵝會躲在樹叢中,未孵化的蛋時而可見。
當天風沙很大,回來看著影片時,只聽見呼呼的風聲大作,所以空氣中還會看見細細的羽絨飛舞著。

想想岸邊的別墅區就近在咫尺,即使有絡繹不絕的遊客,牠們也絲毫不怕生;

這又是取信於野生動物的共生合諧啊。

 

→園內的導覽手冊。

 

 

 


↑好望角上的蜥蜴,身上的皮膚質感就跟小鱷魚一樣。

 


↑左圖:被我嫌到臭頭的「黃金礦脈城」,還好有這麼個很棒的鳥秀來彌補。不管是白面鴟梟、大貓頭鷹、禿鷹、隼…反正表演的不外乎飛來飛去,或是精準的吃到食物…但卻讓我拍照拍的大呼過癮。畢竟如此近距離打鳥,就是件樂翻天的事!

 


↑左圖:當天的游隼表演很不給面子,任憑工作人員發號司令,一個哨子都快B壞了…牠還是不肯準確地抓住假餌。這下倒是樂了我,反而有更多時間拍牠。

↑右圖:很好笑的一張照片,從相機的預覽小螢幕觀看拍攝結果,以為正確抓到隼飛翔的英姿…沒想到回國後整理才發現,拍的竟然是牆壁上的彩繪!

 


↑游隼起飛前的連續動作,等於是原地垂直升起,所以動作看起來也格外奇怪。

 


↑當綠軍與紅衫軍爭的面紅耳赤時,在地球的另一端,老天爺卻已經告訴我們要和睦相處了。
這是小扁蜥﹙名字還真巧!﹚,身體一半是綠色一半是紅色。妙的是,母的小扁蜥就沒有這種奇妙的體色,身上只有黑白線條,讓我誤以為是另一種蜥蜴﹙左下﹚。

 


↑左圖:體色與岩石頗為相像的蜥蜴。↑右圖:拖著長長藍尾巴的蛇舅母。

 


↑左圖:很強吧?連魚鷹捕魚也拍得到…可惜這是掃描明信片得來的﹙Photograph Gerald hoberman﹚。

↑中圖:美麗的鴿子前胸,有著像紅色閃電的環狀花紋。↑右圖:旅館裡飼養的孔雀開了屏,一群人不禁要驚嘆。

 


↑幸運的第一件事,在路旁看到殺人鯨群!想當初計畫花蓮飛腳時,本來要安排出海看鯨豚的,但當時因風浪太大而停航。沒想到他日來南非,卻出現了這個不在行程中的超級紅利!
不用顛簸的搭船,不用瞪著海面出了目油,因為牠們就在公路旁的海裡嬉戲著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並沒有跳出海面的行為出現…否則就太太完美了!

 


↑幸運的第二件事,在陽台上看見南非國鳥「藍鶴」。這一天是待在南非的最後一天,原本吃完早餐後,我們兩個人要到飯店游泳池旁邊看野生猴子,但是卻因為迷了路而提早回房。
走到陽台想看一下風景,卻赫然發現這位稀客!我飛快的進房拿相機,顫抖的拿起餅乾,就深怕牠飛走了!還好牠大概習慣了來人類世界覓食,我一面吹口哨一面把餅乾碎片丟給牠,終於拍到美麗高雅的身影。

全世界只剩約兩萬隻,卻在陽台上讓我拍到…請仔細看第一張照片的腳上有著紅色腳環。而第二和第三張都是我吹口哨時,牠側著頭觀察我的表情。

 


↑左圖:啥!幸運的連大白鯊﹙以下簡稱大白﹚也拍到了?

當然不是了,這只是掃描明信片過過乾癮罷了。﹙ART PUBLISHERS﹚。
↑右圖:很難買到的專刊﹙合台幣約500元﹚。打從踏上南非第一天,我就開始尋找關於大白的寫真集。 畢竟對我而言,牠比任何陸上的動物要吸引我。找到第七天,終於在太陽城的書局裡發現。﹙Thomas P Peschak & Michael C Scholl, STRUIK﹚

 

實在是因為很想親眼目睹這高貴而優雅的狠腳色,所以有了以下這些大白觀光小冊圖片的補充。
從獵殺到觀光,這是一條漫長的路。打從「大白鯊」系列電影起,這些活化石就被描述成嗜血的妖怪;
但是如今,牠們卻成了比賞鯨還要令人驚奇的生物觀光之旅。





 


回到飛腳記事去! 到上一個主題 繼續參觀下一個 回到首頁

請用1024*768瀏覽,檢視字型大小調整為「適中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