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北海道首頁 十勝川 小撙街道漫步 北海道開拓村 札幌 白老愛努民俗博物館 吃喝住湯 旭川雪的美術館
定山溪 北見狐狸村 北海道各種植物 釧路 登別熊牧場與街道 網走監獄 阿寒湖,屈斜路湖,流星瀑布... 鮭魚水族館

 


  愛努民族博物館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愛努(AINU)民族博物館,入口處的村長像。當天正好下著雨,霧茫茫的一片,遊客也不多。高聳的雕像孤立在雨中,似乎在講著少數民族凋零的故事。其實地球上不也是有很多的地方如此?強勢文化語言的入侵,讓弱勢者不知何去何從。政府有能力者如台灣日本,還能藉由觀光資源來維持此種文化,但沒有餘力的呢?…也許就從地球上消失了。


 

 

 

這是用夜視功能拍的愛努人生活狀況,是一個模擬他們日常生活的原景。我發現一個情況,真正的原住民雖然過著漁獵的生活,但他們的文化一定會對動植物保持戒慎景仰的心;而非濫殺無辜。例如愛努族對熊的崇拜,布農族與百步蛇的息息相關。
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愛努族男與女的傳統服飾。

 


 

 

 

愛努將自然、動植物、道具等與人類生活有關的所有現象與事物,認為是神的存在或為神的化身,舉行了許多的儀式。在這些儀式當中,最重要的就是IYOMANTE,「送熊靈」。在向眾神祈禱的同時,跳這支舞。

家是以茅草、矮竹、樹皮等材料搭蓋而成。規模約深7公尺寬5公尺左右,在靠屋內入口的地方設有火爐,後方則擺放有被視為是寶物,即興和人交易所得來的漆器類。(文出自愛努民族博物館館內導覽)


 

 

 

 

 

 

離開這地方的時候,我回頭望了一下。也思考一個問題:「到底文明與科技間的關係,是互補還是互抵?」


 

 

 

 

 

 

←雖然北海道四處可見各式貓頭鷹的木雕,但我卻獨鍾博物館內,由愛努人雕刻的這一隻。

﹙底部那一輪白樺樹幹,是在小樽買的,並不是貓頭鷹的本體。﹚

一來是因為便宜,二來是喜歡牠的表情。可是在某天我擦櫃子的時候,發現了不可思議的事:木頭旁邊多了一堆木屑粉末,還有些黑黑的蟲屎!!

也就是說,貓頭鷹下面的木柱部份,給蟲子蛀了﹙不是白蟻﹚。這個不速之客竟然躲在木頭裡,從北海道偷渡到台灣來!

於是我拿出萬能糊朝底部的洞堬r灌,使用凍結術來制住這隻不知好歹的傢伙。


 

回到飛腳記事去! 到上一個主題 繼續參觀下一個 回到首頁